回答

回答
北岛
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,
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。
看吧,在那镀金的天空中,
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。
冰川纪过去了,
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?
好望角发现了,
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?
我来到这个世界上,
只带着纸、绳索和身影,
为了在审判之前,
宣读那些被判决了的声音:
告诉你吧,世界,
我——不——相——信!
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,
那就把我算做第一千零一名。
我不相信天是蓝的,
我不相信雷的回声;
我不相信梦是假的,
我不相信死无报应。
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,
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;
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,
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。
新的转机和闪闪的星斗,
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,
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,
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。

  这首诗,即便过去了几十年,读起来依然的很有味道。一段时间以来,我觉得我陷入了一个困境,不像之前能用华丽的辞藻表述一个事物的好坏,只是说“好”,“坏”,“不知道”。大概,是到了一个瓶颈,需要大量的积累才能突破。
  希望看到这篇blog的人和我一起多读书,读好书。

0

一个有关“回答”的想法

  1. 今晚重读了都梁《亮剑》的后半部分,文革十年,赵刚和李云龙英勇就义的片段。
    现在读来,依然让人有浓浓的恨意,他们是一群有血有肉的人,是打下数万疆土的英雄,却是这样的倒在了自己人的枪下,倒在了人民内部的争斗之中。赵刚最后一次的讲话“追求一个自由、民主、平等的社会”。我想,现在依然是没有实现的吧。文化人,比什么都不明白的乡下人,更加的可怕、虚伪。

    0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