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珊黛娜

作者:恰克.帕拉尼克

  如果说要做一件你讨厌的工作有什么诀窍的话……克拉克太太说,那就是去找一份你更讨厌的工作。
  在你找到一个更令你害怕的大考验之后,那些小小的纷纷扰扰就变得有如微风拂过一般。这也正是手上要有个恶魔的另外一个原因。那真的能使所有的小鬼更……容易忍受。这又是克拉克太太对魏提尔先生理论的另一种延伸。
  我们喜欢戏剧性,我们喜欢冲突,我们需要一个魔鬼,否则就由我们创造一个出来。
  这些事都不坏。只是人类的做法。鱼一定得游水,鸟一定得飞。
  在她的女儿第二次失踪之后,克拉克太太将棉布拖把蘸上一桶矿物油,把浴室里每块瓷砖之间的缝胶填满,这花掉了大半个钟头。
  她用一块抹布擦了百叶窗的每条叶片。
  所有这些琐碎的工作,都因为和那可能打来的电话比较之下而变得可以忍受了。警方可能会打电话来说他们找到了尸体。或者,更糟的是,他们找到了还活着的卡珊黛娜。
  那个整天坐着的机器人女孩,画着她窗外尖叫的樫鸟,或是看着那条该死的金鱼在鱼缸里游来游去。
  那个少了脚趾和手指的……陌生人。
  克拉克太太不知道的是,警方的确找到了卡珊黛娜。一个由树林里出来的幼童军,什么也不说,守着一个秘密,就是他所发现的事。他走到树林里,沿着一条溪流上到一个溪谷里。爬过了岩石,后面就是积水的池塘,满出来的水流下来,再积成一个水潭,这个幼童军是在找一个大得足够容得下鳟鱼的洞。绿色的苔藓覆盖着岩石的周围,树木矗立,枝桠交错,在树荫下,卡珊黛娜.克拉克侧躺着,两手交合垫在她苍白细瘦的脸下,好像睡着了。卡珊黛娜,全身赤裸地躺在那一床又厚又软的苔藓上,一株山楂树的枝叶有如帘幕般垂落在四周。
  这个幼童军把这事告诉了一个大人,那个人打电话给警长。天还没黑,那一队刑警就沿着溪水走到了那处溪谷,到天黑的时候,他们都回家了,一群人全不谈论他们那天上班时所看到的事情。
  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打电话给克拉克太太。她在家里等着,翻转了家里的每一块床垫,洗刷了二楼的窗子。擦干净了护壁踢脚上缘的灰尘。每件工作在大部分的时间来说都很无趣,但还不能和空等相比。她清理了壁炉,电话永远放在手边,以便一响就接起来。
  这会第二次失踪,没有人再在什么东西上绑黄丝带,也没有人挨家挨户去搜寻,或是点蜡烛祈祷,也没有通灵人士打电话来。
  甚至于在克拉克太太不断做着各种清扫工作的时候,连电视台的人也没来过。
  卡珊黛娜在溪谷里又待了一夜,在溪流的对岸,一道岩石很多的山坡上,从任何一条林地里给伐木工人走的路搬到这里来都相当远。小径上没有任何脚印,她赤裸的双脚看来也很干净,似乎应该是让人抱来的。
  到这时候,再以她死后僵直的程度来推断死亡时间已经来不及了。她的手臂可以弯曲,所以她已经死了有两天以上,死后僵直的情况已经发生过,也已经消除了。
  第一批刑警把一支麦克风挂在如帘幕般的山楂树上。就像他们会监听刚下葬的受害死者坟墓一样。因为凶手一定会回来。凶手一定会说话,会把这个故事说清楚为止。
  别的故事,会耗尽你的心力。
  说给凶手唯一敢冒险得到的听众听,也就是被他杀害的人。
  卡珊黛娜躺在她苔藓的床上,麦克风挂在她上方,连接到一架卡式录音机,以及一个传输器,送到躲在溪谷对面岩石上的一名刑警耳机里。他离得远到可以打蚊子而不致泄露行藏。耳机戴在耳朵上,人坐在地上,旁边有蚂蚁在爬。他所有的时间都在仔细倾听。
  在他的耳机里,小鸟鸣唱,风吹过。
  你再也想不到有多少凶手会回来道再见。他和死者之间曾分享过一些事,凶手会来坐在坟前谈以前的事。
  人都需要一个听众。
  在刑警的耳机里,黑苍蝇嗡嗡飞着,到这里来把卵产在卡珊黛娜湿润的眼皮边上,她那微张的青色嘴唇里,苍蝇在她鼻孔和肛门产卵。
  克拉克太大在家里费了好太的力气,把靠着厨房墙边的冰箱栘开,好用真空吸尘器把后面清理干净。
  在那张苔藓的床上,卡珊黛娜的血都沉积在她身体最低的一侧,使得你看得见的部分:她的胸部、双手和脸,看来有如抹成了白色。她的两眼睁着,已经被虫子吸干。她那头金发,她的头发又黄又粗地由她脑后散开来,但暗无光泽,和剪下来丢在理发店地上已死的头发一样。
  她的细胞在自我消化,仍然还在试着继续工作。拼命觅食的结果是里面的酵素咬穿了细胞壁,每个细胞里的黄开始漏了出来。卡珊黛娜的皮肤开始松垮在底下的肌肉上,皱了起来,使她手上的皮肤看来有如松垮的棉布手套。
  她的皮肤上布满数不清的突起,一片细小的刀疤,每个突起都在蠕动,在皮肤与肌肉之间摩擦。每个突起都是一只黑苍蝇的幼虫,吃着那一层薄薄的脂肪,在她皮肤下来去。她整个身体表面,不管是手还是腿,都成了一团团蠕动的硬块。
  在刑警的耳机里,苍蝇的嗡嗡声变成了那些幼虫在皮肤下一口一口咬食的声音。
  在家里,克拉克太大坐在离电话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,在有呛鼻灰尘味的阁楼里整理耶诞装饰品,丢掉一些,重新收拾妤,在每个盒子贴上标签。
  细菌在卡珊黛娜的肺里呼吸,细菌在她的肚子里、嘴里和鼻子里,它们不停地分裂繁殖,没有白血球来阻挡它们。它们吞噬了皮下脂肪和由她损伤的细胞里漏出来的黄色蛋白质。它们的数目暴增,使她苍白的肚子胀大到她的两肩都向后弓起,两腿分开.卡珊黛娜的肚子鼓得紧紧的,里面的胀气使她有如怀了身孕,无数的细菌在进食和繁殖。
  她的舌头肿胀,使得上下颚分开,又从肿得像脚踏车轮胎似的两唇之间伸了出来。细菌钻穿了她嘴里的上颚,进入头盖骨里,那里正有她柔软而好吃的脑子在等着。
  克拉克太大在家里把电话从一个房间拿到另一个房间,洗刷墙壁,也洗淨了每盏天花板上电灯泡上黏满的死苍蝇。
  又过了一天之后,卡珊黛娜的脑子变成一些红色和棕色的泡沫,由她的耳朵和鼻孔流出来。那些泡沫也会由她坍陷的眼眶中冒出。
  麦克风捕捉到这些声音。想像爆米花闷在微波炉里爆开的时候,想像身子滑进洗泡泡澡的热水里的情形。所有的泡泡一个个破裂的声音,有如大雨落在水泥地上。冰雹打在汽车车顶上。那是蛆虫的声音,现在已经长得粗如米粒了。麦克风传来一阵又一阵撕裂的声音,那是皮肤裂开,而卡珊黛娜的肚子扁下去的声音。
  肉食性的甲虫来了,还有老鼠和鹊鸟。小鸟在林中高唱,各有明亮如彩光的一串音符。一只啄木鸟歪着头倾听藏在一棵树里的虫子,然后啄出个洞来。
  皮肤沉落下去,包复在骨头上。卡珊黛娜的内脏流了出来,渗进地下,只剩下那层如影子般的皮,她的骨架浸在由她本身所形成的一个烂泥潭里。
  在刑警的耳机里,听到老鼠在吃甲虫。有蛇来吞食扭动的老鼠,所有的一切都希望自已是食物链的末端.
  克拉克太大在家里整理她女儿房间书桌抽屉里的纸张.那些写在粉红信笺上的信,以前的旧生日卡,还有,用铅笔写的,卡珊黛娜的笔迹抄在一张有格子的活页笔记本内页上,一边还有扯破的那一行孔。上面写着:
  作家研习营:将生活抛开三个月……
  她把她女儿养的那条金鱼活生生地由马桶冲掉,然后克拉克太太穿上她冬天的大衣。
  那天夜里,刑警的耳机中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说:“你去的就是那个地方吗,这个作家研习营,就是他们折磨你的地方吗?”
  那是克拉克太太的声音,说道:“我很难过,可是你应该不要回来的。你回来之后,完全变了一个人,”她说:“你不在的时候,我还更爱你得多……”
  今天晚上,克拉克太太在蓝丝绒的大厅里,把她的故事说给我们其余的人听,她说:“我给她吃的是安眠药。”她坐在那道宽大蓝色楼梯中间,说道:“我一看到挂在那里的麦克风,我就逃了。”
  那天晚上在溪谷里.她已经听到刑警在树丛里走动,要赶来逮捕她的声音。
  她从此没有再回到那间打扫干净的房子,所有那些她讨厌的工作,全做完了。
  克拉克太太除了她的冬天大衣和皮包之外,一无所有。她打了卡珊黛娜亲笔记下的那个电话号码。她见到魏提尔先生,见到了我们其余的人。
  她的眼光从我们绑了绷带的手和脚,转到我们剪得又短又乱的头发,再转到我们凹陷的两颊。克拉克太太说:“我根本不是她的……什么人。我从来没有爱过魏提尔。”
  克拉克太大说:“我只想知道我女儿到底出了什么事。”
  其实,是魏提尔先生杀了她所生下来的那个女孩子。
  她说:“我只想要知道为什么。”

一个有关“卡珊黛娜”的想法

  1. 这篇《卡珊黛娜》是《寻人海报上的孩子》的后续篇。
    其实,这两篇文章的副标题,都是关于 克拉克夫人的事,看到这个副标题,就好读了。恰克写的《肠子》中的两篇。描述的很压抑,描写的那么仔细,让人感到浓烈的恶心。

发表评论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